鹤卌

昔年桥上过,杳杳一归人

 

一年前看清明记,难受的很,有两三天一直念叨那句梁园满地轻堆絮,愁闻一霎清明雨。今天又看了一回,说不清是看开了还是更看不开了。总是忍不住怜他。

腹有才华,终其一生也只能是不见名姓的杀手。

段克阳收留他,却终究置他为棋子利刃。

喜欢的女子另嫁他人,却不能挽留。

明明不是多狠心的人,却不得不狠下心。

平生知己一人,到头来也免不了算计。

其实这也都不是多了不得的事,就如同他教训江澄的那句话,凭什么要别人全为你着想,顶天立地一个人,便活不下去?

  8

或癫或笑

却只为  为你折腰

 

你是我心里那个永远的少年~

  3

忍别离 番外两则

这篇忍别离很久没更过,翻出来看能不能更完,这篇是少年时期的番外,下次正文更新。谢谢喜欢这篇文的诸位。

前文链接:

忍别离01   忍别离03   忍别离05   忍别离07

忍别离02   忍别离04   忍别离06

殊琰 少年事远 
 

01

他比林殊大两个月。 
只是七八岁时,被母亲领着去看乐瑶姨,碰上了林家的小魔头起,这两个月就被林小魔头刻意无视了。 
他振振有词地说七皇子是因为只在静...

  10

非良 小段子

在非良吧里看到一个帖子挺有意思,说如果张良看到韩非没死会说些什么。大家写的都挺有趣,有的很欢乐,有的是释然。坦白说我想不出来,但还是希望这两个相知之人,可以不要永隔黄泉。于是写了这么一个偷梁换柱并不合题的。

===============

1.

“卫庄兄。”张良叫住他。

月下的男人一头白发,冷硬如霜。

“良还有一事想问一问卫庄兄,可却不知道该不该问。”

“若是知道不该,便不要开口。既是已开了口,何必再说该与不该。”卫庄侧身而立,面露嘲讽。

张良也不辩驳,“墨玉麒麟的那位曾传递给我一份情报。你我通信向来以系青丝绨内有朱笔标记的竹筒为凭。而那份情报的竹筒内却没有标记。”

“那又如何...

  23

千万别对照原图,因为,一点都不像…⊙﹏⊙

 

善德女王里的玺主美室,这个女性角色很有魅力,我这渣笔下风情不及其万分之一…

  4

最近看了善德女王,喜欢毗昙公~

  3

看了北京卫视《传承者》霹雳的那一期,有师尹,居然有师尹,虽然就那十几秒…师尹绝对是我霹雳初心加本命,明明我看霹雳时他早就已经退场了…

  1

坐怀不乱璞×芳心暗许亭~

  2
渣作一张,张子真是个妙人儿~~~
  3

忍别离 苏靖 07(已改)

昨晚发得匆忙,发现有点生硬,稍微改了改,不是大动,不影响情节,先道个歉,下回一定改好再发

07

 

“那人我确实认得,他五年前曾在我帐下掌事。”他手指摩挲着杯壁,“后来生死未卜,没了音信。”

“殿下是觉得他有难言之隐?”

“我一人之辞,无人证物证,如何指证一个户籍早已被销的人。况且,他亲族尚在,我若是错眼,便有十几口人要不得安宁。”

梅长苏摇头,“怕只怕,此人只是要引殿下入局的饵。”

“而我已经上钩了,对吗?”

梅长苏也笑,他长长叹了口气,“说句犯上的话,殿下的脾气有时真有些让人吃不消。”

萧景琰一笑,“这样说的不只是先生。”干脆利落地认了,他从来都不是讨喜的人。...

  36 1

忍别离 苏靖 06

06

“殿下稍候,宗主同飞流在院子里。“

萧景琰眉目间掠一点笑意,“无妨,我等等便是。”

黎纲正欲引靖王进屋里坐。闻得有虚浮的步子,两人皆回头,见梅长苏走了过来。

“宗主,殿下来了…”

梅长苏道,“今日天气正好,你把炉火茶具取来,我与殿下就在廊下稍坐。”

黎纲朝二人一礼,退了下去。

萧景琰将手上的食盒放在案几上,“我前日去了母妃宫中,母亲问起苏先生,托我带些点心。”他一边说一边将几碟点心摆在案上。

梅长苏看着他动作,目光落在他手上,“殿下的伤,可好些了。”他伸过手去接那碟子,却触到了那人指尖的凉意。

“宗主,东西拿来了…”梅长苏松开手,看了眼黎纲,“飞流这孩子还在后院折腾那株...

  25

忍别离 苏靖 05

觉得之前的最后一句没头没尾,做了点修改,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好些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九曲回廊,宫城深深。

有二三少女捧着笔墨纸研一类,行过宫廊。一例是没有品秩的红衣,眉目脸盘上却敷着灵透活泼,嫩得掐得出水。
“妙音姐,你看,”有着两枚小虎牙的丫头,牵了牵走在前头的那位。
她看向廊下,是一着碇红外袍、头戴冠饰的男子。
“他生得真好看,我怎么…”话还没完就被拍了头,“小声些,那是靖王殿下。”
那丫头又侧头瞧了男子远去的背影,小声喃喃道,“原来他就是靖王。”

女子见她还是不动,又气又笑,“你呀”伸手拉了她,“快走吧,先把...

  50

忍别离 苏靖 04

细雪晴向晚,

不得语生平。


雷苒临着床榻坐,手中的白瓷碗里盛着白粥,冒着丝丝热气。她舀了一勺,吹凉了些,才递到男子唇边。


萧景琰眉心皱起,微微撇开脸。雷苒僵了一下,只是一下。她垂了眼睫笑道:“殿下可是需我,去叫列将军或是戚副将来?"

说着便要起身,身子转了半,腕子便被握住了。


”抱歉,我…只是不习惯。“


她坐回去,并没有说什么,依旧掌着粥碗,舀了一勺,吹了吹,递到他嘴边。这次靖王殿下倒是乖乖喝了。


雷苒有两分目光落在他身上,自然瞧得出他的百般不自在,心里想笑却又软的像绵豆腐。...

  54

忍别离 苏靖 03

本来只是自己写着玩玩,没想到有人喜欢,受宠若惊啊。不过说真的写苏靖写到第二章,靖王还没有真正意义上露面,我也是够了╮(╯▽╰)╭,这章露脸了啊,不过…总之,苏靖无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03

梅长苏走进屋里,掩了屋门。

此时天将明未明,屋里烧着炭火,四下放着几只盛水的皿,倒也不显闷气。

他看向榻上的人。那人侧卧着,未束的发散在一边,更称得一张脸似被水浸脱了色,像是又削瘦了几分。
他没有再走近,只是隔着这一丈之地,看着这个林殊昔日的挚友。
自回金陵后,两人相见颇多。因公因私,却都隔着君臣之份...

  75

忍别离 苏靖 02

他柄着一盏烛火,走在寂静漆黑的暗道里,才觉方才有多失态。也许把黎纲都吓得不轻。
他这一条残命,是从梅岭十万孤魂里拾来的。他没什么不能舍的,没什么不能弃的。他以为。
可救不救卫铮的事,却逼得他心乱、心惊、心悸。竟至于连那样的话都出了口。


“萧景琰,你有情有义,可你为什么没脑子!”


这话出口他便悔极。他此刻身为谋士,直呼主君名讳,是大不敬。即便是林殊,今时今日又有何等面目指责萧景琰呢。


别人不懂萧景琰,可他懂,只是他这个自诩懂得的人,却也还是要拦上一遭。他明知道,萧景琰生性如此,宁碎不全。可他还是以兄弟旧友为饵,置他于这霜刀雪剑中。


“等我死了,到地下见到林殊,他问我为何不救他的副将,难道我能...

  82

忍别离 苏靖 01

纯粹是一个脑洞,就当是平行世界好了。


夜深了,初春的夜里,有时候凉的惊人。梅长苏倚着榻翻看一卷诗稿。残烛明灭,他也看得漫不经心。

哪怕当年还是林殊时,诗词歌赋他也是看得极少。一来京中多靡靡之音,他瞧不上眼。二来他既不需诗言志也不必词遣怀。丈夫在世,当做便做,何必尽付笔墨。

他掩唇微咳,手下又翻了数页。这卷诗稿名不见经传。他从黎纲为他带来的诸多书卷中偶然发现时,还纳罕,想这黎纲怎么连这类书也捎上了。翻看数行,才想起这是当年母亲寿辰,行薇那丫头起的头,说是姑母寿诞,奇珍异宝虽好,却未必是最最称心的。

在座的皇长子笑道,“那小六你说,什么最能称姑母的心?”

行薇忙起身,敬了上座...

  61

别管最后跟谁在一起,看见佐助这个动作,心情无以言表。

同样的动作,不同的人,那些不曾说出口的东西,历尽劫波后,那个人总会明白,明白一切即使错过,也不曾辜负。


  7

一日一记

最近的状态太不好,想做的事没去做,要做的事没做好,烦心事乱如麻,人真是不能对自己太宽容。我想了想还是打算每天写点什么比较心安,就从今天开始吧。


9.29

凌晨五点的时候,天蒙蒙亮,躺在床上用手机看了个小说,里面的一位主角的性格、经历,看着总让我觉得心里酸涩。这个出生在小满、起名叫小满的孩子拥有的少得可怜,喜欢的极其有限,想要的几乎没有,最后又失去了一切,包括生命。

  1

今天在B站上看见了棋魂的视频,想起来今天是5月5。棋魂这部动漫对我来说有着超越动漫本身的意义。可能是因为不是在小的时候看的,而是直到前几年才找来看完。虽然说对围棋没有产生什么很浓重的兴趣,但却意外的有点共鸣。

我小时候是学画的,十岁的时候开始,比光还要小一些。家里送我学画的原因是发现我经常在纸上写写画画,据奶奶说似乎还颇像样子。不过在我这里倒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喜欢,什么叫爱好。老师在上面画,我们就在下面跟着画。画得好了,被老师表扬,心里有点小得意。碰到为难的地方,就开始不想去。但每周五晚却总要被爷爷送去,好在结束的时候,有涮牛肚和羊肉串可以吃。...

  2


奇幻类的小说,但我觉得相比于新奇诡丽,它是很温柔的那一类。开本和字体都较小些,个人很喜欢。

就是有那么些人那么些事,你明明知道他们并不存在,却又真实地被触动着。同样推荐作者同一系列的另一本《远歌》。时间轴是《回声》在前《远歌》在后的,不过单看也不影响完整性。

  3


过年时画的nino,脸有点歪,眼睛一大一小啊,鼻子也不太对劲。唉,最近要好好练练,617之前画一张靠谱的w(゚Д゚)w

  1

春深似海

佛国无渡

  3

一点轻红姣

檐下寒枝着风雪

犹知春意俏

  1

也就这样了——看完《以弱胜强》的一点话

昨天的时候,一直在追的日剧以弱胜强完结了。说是在追,倒也没有那种非常急切激动的心情。可能从剧情上讲,真的没那么引人入胜,高潮迭起吧。其实这是一直都不想承认的,好不容易等到nino的新剧,结果好像真的有那么些差强人意,心情复杂。虽说每周六更新的隔天上午,下载来看已经是惯例了。为什么要下载呐?要收藏啊。真是没救了。

这是一部关于棒球的校园励志剧,nino君所饰的田茂,是具有别样意味的主角,他像是串珠子的线那样,把那些孩子聚在了一起。但篇幅的限制总让人觉得这么短的时间真的能产生那样的羁绊吗。如果是真真切切,被嘲笑被看不起,怀疑和被怀疑,从一盘散沙到拥有坚实的核,那样的一年,也许真的会成为一辈子的力...

  2

一、雨祭
推开车门,有人立刻递上伞。他抬头,雨水从天穹落下,天色亮了起来,雨越下越急。他有些心烦意乱地扯开领口。
泰格,我跟你进去,撑伞的人说道,我在那边呆过,出什么好照应。
吴泰格没理,从他手里拿过伞,走了几步,又回过身,今天是星期四吧,你先去西街那家叫桌狗肉等我。


今天是景上秀介的入土日,这个享年47岁的男人是这几个地区涉黑交易的最大推手。表面上的身份却是一所名校的美术教师。除了某些时候眼里不动声色的杀伐外,在吴泰格眼里这个养父倒真是名副其实。不过坦白说他也算不上了解这个一年未必见一次面的养父。要说受重用,还是白和July他们。
Tiger,辛曼还有柏叔都在等你呢。眼前的少年五官精致,一头亚...

 

© 鹤卌 | Powered by LOFTER